用户登录
【对话】跨境电商逐步走向规范化,迎来发展良机
2016/07/12

编者按:“跨境电商税改相当于以立法形式明确了跨境电商合法的地位,税改让跨境电商生意更公平。”卓志跨境电商CEO李金玲如此说道。

当跨境电商税制改革传闻炒得沸沸扬扬,业内玩家们均愁新政会给自身带来危害,这家占据广州42%跨境进口额的服务商看到的却是机遇。她认为税改让跨境电商更加规范化,原来靠逃税走灰关的中小型贸易商会被淘汰出去。而那些规范的大中型企业反而可以借这个机会快速开拓出新市场。

与此同时,她判断税改后全国跨境试点城市的跨境政策将逐渐统一,政策洼地将不复存在,跨境电商就会回归外贸的本质——成本和效率。届时,跨境电商整个业态也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背景资料

现在跨境电商均只征收行邮税,且低于50元就免征。而在即将推出的税改政策中,保税模式和BC直邮模式或将采取跨境电商综合税,该综合税税率相当于对进口环节的增值税和消费税减免30%,即使低于50元一样征税。与此同时,原来的行邮税依然会存在。果真如此的话,今后同一种商品或许有三种不同的报关方式——个人物品、跨境电商和一般贸易。

对话双方

卓志跨境电商CEO李金玲&亿邦动力网


税改将催生新业态

亿邦动力网:最近,业内都在讨论跨境电商税改新政正式出台的事儿,按业内在传的税改方案,在新政下,保税模式和直邮模式都将采用跨境电商综合税,但原来的行邮税依然存在。你觉得如果真是如此,会对跨境电商产生什么影响?

李金玲:其实现在很多人都热衷于解读跨境电商税改这件事,看看税改前后对跨境电商会产生什么影响,但我认为应该看得更加长远,税改对整个跨境电商行业绝对是利好。

第一, 税改相当于以立法形式明确了跨境电商合法的地位。

在过去,大家一直在讨论跨境电商究竟有没有未来,政策会不会收紧,担心这个行业不稳定,朝不保夕,因而很多企业和品牌也不敢进入这个行业。但如果税改新政出台,跨境电商就合法了,行业就稳定了。

第二, 税改让跨境电商生意更公平。

其实对于跨境电商而言,征税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的企业被征税,但有的企业却没征税,这样行业就不公平了。

现在跨境电商模式有很多通道,邮关和快件等通道有时会存在漏洞,可以逃税、低报、瞒报税,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就不愿意走规范通道。如果税改后政策一定往合法方向去倾斜,规范通道会变得更加便捷。与此同时政府也会加强邮关查验率,把属于跨境电商通道的货品尽量往这个通道去推。

其实,跨境电商用户并不是想买便宜的东西,而是想买好的正品,这是消费者对跨境电商最本质的追求。如果这个产品质量好,且有政府给消费者背书,用户会乐意交税的。

当然,在税改过程中会产生阵痛,从免税到征税的日子,贸易商必然会有一轮洗牌,很多原来靠逃税走灰关的中小型贸易商会被淘汰出去。但那些规范的大中型企业反而可以借这个机会,快速开拓一个新的市场。

当度过波动期后,整个行业会越趋规范。没准再过一两年,大家都会忘记这几年跨境电商免税的日子,而会觉得跨境电商收税是理所当然的事。


亿邦动力网:税改后,跨境电商跟一般贸易相比,二者的差异在哪?

李金玲:当跨境电商税跟一般贸易税逐渐拉平后,接下来对跨境电商影响最大的门槛就是准入,即国家质检总局对跨境电商商品的准入规定。因此,税改后国检一定会有大动作。

中国是一个贸易管制国家,商品是不能随便进口的。准入限制才是对外贸流通的核心限制,准入对跨境电商来说才是最大福利。而在未来,随着税改新政出台以及政策的延伸,跨境电商会变成一个新通道,专门让一些通过一般贸易通道无法进入的商品进来。这样跨境电商和一般贸易就会变成不同商品进入中国时可以选择的两条合法渠道,两个渠道都要被征税和监管,只是监管方式不同。


亿邦动力网:税改后保税区内的货物属性会发生什么变化?在保税区内B2B交易会变简单还是困难了?

李金玲:变简单。税改前只有个人物品才能享受行邮税政策,在保税区内做B2B就不是个人物品属性了,而且进行B2B交易的话,中间是有增值税的,企业也需要缴纳所得税。因此,很多地方海关是不允许保税区内B2B交易的,只能做B2C交易。

如果税改后,就规定跨境电商是一种合法的贸易方式,每一次交易都是合法征税的,因此商品就能在保税区内自由流通了。

实际上,目前,海关的新系统里已经有了区内调拨,区间调拨的功能,在未来跨境电商商品进来后在区内进行任意分销、转卖、一键代发都将合法化。所以在今后才出现很多新的贸易方式和新的业态,市场会变得更有活力。


未来核心口岸是哪三个?

亿邦动力网:在这个演变过程中,不同的进口口岸会逐渐形成差异化特色么?

李金玲:虽然不是有意的,但很多试点城市已经开始有了自己明显的特色。这些特点是由每个口岸先天的口岸资源、物流网络、地理位置以及和整个货源基础所决定的。

比如宁波70%跨境进口商品都是纸尿裤,主要因为宁波离日本近,日本产品从宁波港过来本来就便宜。没有跨境电商前,中国大部分纸尿裤贸易商就积聚在宁波,所以有了跨境电商模式,大家选择宁波作为纸尿裤进口港口,无论在成本、资源来讲都是最优选择。

而郑州保税仓80%跨境电商商品都是化妆品,这是因为聚美最开始在郑州做跨境进口,把大部分化妆品在郑州做了备案,已经这个品类上开出一条血路,别人进来郑州口岸跟进就更简单。而且郑州毗邻中原地带,适合低毛利商品。

而在广东,大多数跨境进口的都是欧美和澳洲的奶粉、轻奢和保健品。主要是因为欧美和澳洲到广州的空运航班和海运航班最多,从航运成本上来讲最便宜。而且广州本身毗邻香港,香港与这些国家的之间航班几乎每天都有,而且香港本来就是这些品类的亚太分拨中心。从周转速度而言,无论是以香港为国际中转港还是以广东作为外贸口岸,欧美和澳新的货过来,物流成本和效率都是最便利的。


亿邦动力网:那在跨境电商政策逐渐规范过程中,跨境电商选择保税进口城市的判断基准会有什么变化?

李金玲:跨境电商在选择试点城市时的基准会分为两个阶段。

在现阶段跨境进口政策还没规范的时候,跨境电商在考虑的就是通关便利化,哪里通得快,哪里成本低就走哪。这属于企业跟着政策洼地走,是不健康的。

但未来,随着税改后,跨境电商一定是逐渐规范化的。未来海关对跨境电商政策规定很快就会出总署版本,国家监管政策很快也会出来,到时海关国检的政策都统一后,就没有所谓的政策洼地,这时跨境电商会回归外贸的本质——成本和效率。

届时,跨境进口核心口岸城市或许只有三个——广州、上海和天津。


亿邦动力网:为什么是这三个口岸城市?

李金玲:如果在跨境电商政策未规范前,当然是哪里有政策优惠电商企业往哪里跑,未来政策一旦打通,就会回归外贸的本质,哪里离消费者近,哪里离货源近,哪里的海陆空交通基础好便利,货就会回哪里。

从艾瑞整体数据看来,广东珠三角跨境电商的进出口总量占了全国的47%,而长三角江浙沪加起来跨境电商总量占了全国的30%。珠三角和长三角两个地方加起来就占了全国的80%跨境电商份额。这个分布是合理的,因为对出口而言,产业集群聚集在这里,而对于进口而言,消费群也聚集在这。

当然,北方城市也需要一个跨境进口覆盖点,但因为北京作为政治中心,且没有港口,所以北方最合适的口岸就是天津了。

因此,未来跨境进口的货物一定会积聚到这三个口岸,跟传统外贸的现状重叠。当然,有的电商可能为了完善购物体验,还是会在其他试点城市分拨区存一定的货。


报关行思维服务商将被淘汰

亿邦动力网:在这个跨境进口政策越趋规范过程中,你认为跨境进口服务商都在拼什么?

李金玲:最主要拼的是专业度。

首先,跨境进口SKU太复杂,不同品类有不同的进入门槛,因此进口货品是需要非常专业的准入关务知识和经验的。如果跨境进口服务商的团队不具备专业的能力和素养,那客户在跟其合作的过程中,可能会在关、检、税、汇多个环节中遭遇很多问题。

而专业度最终体现的就是稳定性和合法性,让客户跟服务商合作稳定,规避跨境进口中会出现的法律风险。因为法律上的任何处罚,对上市公司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污点,对品牌商而言也是一则重大事故。


亿邦动力网:通关速度呢?

李金玲:当有了专业性,通关速度自然就上来了。目前海关国检是分类监管的,这意味着服务商的评级越高,服务商的专业性越高,其查验率就越低,放行速度越快。


亿邦动力网:那个时候,物流服务商领域,是只有单独几家壮大还是会百花齐放?

李金玲:目前,虽然跨境进口服务企业非常多,每个城市可能有几百家,但是真正在全国能形成规模的却不超过十家。

实际上,现在大部分跨境电商服务商都是做报关行起家,他们可能在某一个领域(比如报关或者是报检)非常专业,但现在跨境电商拼的不是单点,而是全链条的整合能力,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报关环节还涉及了国际物流、国税、外管等。

而随着越来越多竞争者的进入,跨境进口服务的价格会变得白热化,如果服务商没能在早期建立起竞争优势,快速建立起多点营收能力,未来根本无法跟全程外贸供应链的大企业进行规模竞争。比如有的企业在通关仓配上可能就做到零毛利甚至负毛利,那时仅提供报关的服务的人就没活路了。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